雨夜记


不出来淋这么一糟,定是要惋惜了,好久没遇到南昌下雨,遇到这样的夜晚。

漆黑的小巷,我竟没有一丝惧怕,这或许类似于革命战士的慷慨赴死,他们心中充满正义和信仰,至于死是多么疼的一件事,已经全然不想了。我不喜欢鬼故事,但我相信蒲松龄,他的笔下,鬼总是对正能量的人敬而远之,邪不压正,而且好鬼比较多。

风吹的很冷,雨滴洒落到每一处看得见的肮脏的地方,小路泥泞,几乎没有行人。前面不远处,闪得刺眼的霓虹是个大大的“性‘字,一个老人家坐里面悠然的摆弄着碟片,对面的超市里冷冷清清,所以电视里习大大讲着中国梦的声音清晰可辨。

街前头是各式各样的棋牌室,麻将馆,每一间都围的里三层,外三层,人满为患。很多带来的小孩子没人管,就都跑到超市门口打游戏。再走到黑点的地方,就是禁区了,一阵阵奇香袭来,浓烈到想打喷嚏,两三个一堆,穿着暴露的站街女开始赚辛苦钱了。

我一看到街上的灯,总会想起郭沫若先生的天上的街灯,有时我也会意淫一下,就想象自己是在天上看星星,时空转换,身在天堂,人在地狱,全凭自己,那一刻,很是享受。

这种有雨的黑夜我尤其喜欢,小时候学过一首诗,忘了怎么念(有谁记得一定告诉我),但意境是,一个游子雨夜归来,看见破草屋下亮着一丝灯光,母亲灯下补着衣裳,当时读完这诗我就爱死了它的意境,可以想象那是多么凄凉又温暖,悲伤又温馨的画面,太美了。

我还钟爱一首类似的诗句,柴门闻犬吠,风雪夜归人,太美了,这画面我真不敢看。我对夜归的情景有莫名的偏爱,我对苍凉孤独的处境也由衷的神往,正如我爱的那诗,孤舟蓑立翁,独钓寒江雪。美!

我又看到了那棵树,路灯下它永远都是淡淡的黄色,我喜欢看到它像看到黄昏的样子,它的枝叶很茂盛,露出墙的一角颇有意境,特别是灯光里的影子,放在远处灰白的天空里,越看越觉得遥远。我知道白天它有多平常普通,但在今天的雨夜,它是一副可以欣赏的画。

我喜欢望着天空,不管它是黑的还是白的,它总让我安心,像一个大手。

Return top